第986章 丁香花成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这保安的面前,就有一个干干净净的空车位,虽说车停在什么车位上都一样,即便是停在埋里埋汰的车位上,也不能说就把车弄脏了,但关键林昆瞧不惯这保安的这副穷逼德行,直接一脚油门就把车冲着这个保安开过来,这保安吓的啊的一声尖叫,像个太监一样跳到了一旁。

“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!”蒋叶丽道,直接把林昆到了嘴边想要辩驳的话给噎了回去,林昆顿时在心中感叹——哎,可真是最毒妇人心啊!

不给这些人太多在心底鄙夷的时间,一声惨叫已经响了起来,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小青年凌空就飞了起来,夸张一点说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然后呼通一声像是个大沙包一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躺在地上咿呀痛叫。

“哈哈,我这人最不怕麻烦了。”林昆大大咧咧的笑道,把澄澄从地上抱到了怀里,“儿子,想吃什么好吃的,爸爸妈妈带你去吃去……”

这两个小青年赶紧趴在地上向韩心道歉:“美女,美女,刚才我们错了……”韩心已经转身向远处走去了,林昆赶紧跟了上去,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砰!铿锵有力的一声闷响,阿豹的胸口被踏中,顿时一阵断裂的疼痛蔓延开来,同时整个人应声闷哼,像一张纸片一样,凌空向后倒飞出去。

如果放慢速度,可以看到车库卷门打开的一瞬间,林昆眼神里表情的明显变化,他先是看到离他最近的红色保时捷轿跑,眼前顿时一亮,然后是停在中间的那辆白色的R8,明亮的眼神里顿时闪烁起了惊艳,最后当眼神落在那辆粉嫩卡哇伊的小QQ上的时候,他嘴角倏的一笑,目光里满是同情——这可是活生生版的‘货比货得扔’的例子啊。

老杨的脸唰的一下就绿了,刚要吐口的话全都咽了回去,人家这摆明了是不准备给他面子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人家凭什么给他面子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,他这张半新不旧的脸,在人家眼里可能连鞋底子都不如。

不等林昆上去拦住小胖子,就听澄澄突然一声喊:“揍他!”这一声显然不是冲林昆喊的,而是冲孙洋和苏有朋喊的,喊完之后小家伙第一个就向小胖子冲了上去,孙洋和苏有朋反应也够快,马上就跟着扑上去了。



耿军狄身上湿乎乎的,刚才他也跳下水去救刘小刚了,他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,对林昆潜到水里把孩子救上来的行为很是钦佩,走过来主动跟林昆笑着打趣道:“林兄弟,那么的一条大鱼,你怎么不捞上来给大伙们尝尝鲜啊!”

“几个不长眼的保安,跟我横张鼻子竖瞪眼的,不揍他们一顿他们不舒服。”林昆咧嘴笑着道。

林昆平时不注重打扮,现在这高档的亲子装一穿上,整个人的精气神马上就不一样了,他那棱角清晰的五官,此时看起来格外的明朗起来,一股男人的英俊之气溢了出来,跟他之前的吊丝之气完全是天壤之别。

“可是……”冯远志又开口,结果又是被于亮的话给噎住,于亮把手一挥,顺带着指了指围在身边的小弟们,故意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说:“老丈人,你真的不用多说了,你看看我这些兄弟们脸上的态度,今天就是我有心要给你面子,他们也不会同意啊,我这些兄弟可都是暴脾气,他们一旦发起火来……”目光轻佻的打量一圈包子铺,旋即又看向一脸紧张的冯远志,威胁道:“你这包子铺可能就要保不住了。”

路上,冯佳慧给林昆和韩心讲了一下磨盘镇的由来,镇子上有一座山叫马良山,山上有一座寺庙,寺庙的院子中央摆放着一个半径五米的大磨盘,传说明朝的一位诸侯当初封地在此,他最喜欢吃豆腐,那磨盘是他御用的,本来镇子随山名叫马良镇,后来老一辈的人觉得磨盘的名气更大一些,所以就把镇子的名字改成了磨盘镇,其实在后人的眼里,还是马良的名气更大一些,至于那个明朝的诸侯,历史上有数不清的诸侯,谁都不记得他到底是哪一个,倒是神笔马良只有一个。

听着老师们的话语,王宝乐轻缓的呼吸着,一动不动,仿佛整个人已经呆滞一般,只是双手已经握紧,直至山羊胡那里,此刻轻叹一声。

许旺财心里这个得意,也毫不谦虚的吹起了牛逼说:“要真是动起手来,他们三个也不是我的对手,那三个小屁孩也绝对不是我儿子的对手!”

尤五娘吓了一跳,身下却是一热,这次却是千真万确的,再次失禁,她脸伏地,急急道:“奴,奴不敢……”

虽只是三号拍卖场,可也是能容纳万人同时就坐,每一个座位更是半独立的性质,座椅舒服不说,更有冰灵水以及小吃提供,坐在那里既能看清四周,也能看到正前方一处高高的平台。

一听这声音,林昆知道冯佳慧是到了没有任何办法的地步了,他对着电话说:“冯老师你放心,你的忙我肯定帮,我这边有点事,一会给你打过去。”

“没事没事,爸爸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,活动一下……”林昆忍痛笑道。

“你!”李嫣然气的双手拍在办公桌上,身子往前倾,双目嗔圆的瞪着他,像一头即将会扑过来的狮子。

林昆的计划其实很简单,就是领着小楚澄和沈曼一起从幼儿园里出去,然后故意引来守在外面的西域扒手,再见机行事。

韩心虽然肩负着照顾孩子的重任,但她的心思多半都在林昆的身上,桌子刚上了一盘大虾,韩心马上用她那纤细的小手剥好了一只最大的虾,隔着澄澄就要送到林昆的碗里,这画面如果让认识她的人看到了,绝对会惊讶的张大嘴巴,平时谁也没见过这位大小姐对男人这么主动过。

“靠!”林昆骂了一声,同时在心里又将老胡给问候了一遍,要不是看在这保安的工资还算优厚的份儿上,他早就调头杀回漠北了,弄它个二斤C4炸药,把老胡那栋红砖小二楼给他炸飞了!让你丫的让老子当保安!

女的一步三皇的朝这边跑过来,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,还是想朝门口方向跑去,灯光的关系,她的长相还看不清,但身材却是相当的好。

睡觉前,林昆给澄澄盖了盖被子,看着小家伙安静熟睡的样子,他心里一阵暖暖的,虽然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,但从这孩子的身上总能发现他自己小时候的影子,这或许就是一种缘分吧,并且在他的心底,已经越来越把澄澄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了。

“我杀了你的男人,你来找我报仇,就是殉情了。”林昆淡然的微笑道。“呵呵,这样啊,那我要是两者都不是呢?”陆婷看着林昆,半开玩笑道。

陆宁身侧,站得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小婢女,叫小桃红,是刚刚被封赐的典秘书之一,便走下来接过名剌,呈给陆宁。

林昆擦了擦嘴角,一丝腥红的血迹溢了出来,他咳嗽了一声说:“哎……不好办了,流血了。”言罢,他猛然握起了拳头,空气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嘎巴嘎巴的骨节声响,他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向阿豹冲了过去。

“嗯,放他出来吧!”陆宁做了个手势。“是!”刘汉常躬身,既然封了国,哪怕是类似唐律的升元格,在本县也没有国主大,何况,本来国主就应该等过几日黄道吉日,大赦已显喜庆。

名叫小卢的女警点点头,答应了一声,便开始在那算了起来,董海涛趁机抽出根烟叼在嘴里,刚要点着,林昆突然笑着冲他说:“董副局,审讯室里可以抽烟么?”

冯远志马上白了老伴一眼,打断她道:“行了,这么八卦的事我可干不了,要问还是你自己问吧,我手上的活还干不完呢。”说着抱着面团转过身。